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

基本概况

  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位于入海水道与京杭大运河交汇处,是淮河入海水道工程的第二级控制工程。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地涵是亚洲同类工程规模最大且极具特色的上槽下洞的水上立交工程,其作用是满足入海水道泄洪和京杭运河通航,用于入海水道行洪的下部涵洞近期按泄洪流量2270m3/s,上游水位11.53米,下游水位10.88米,强迫泄洪2890m3/s,上游水位12.53米,下游水位11.78米的标准设计,共15孔,单孔断面尺寸6.8×8.0m,上部通航渡槽按Ⅱ-(3)航运的通航标准设计,净宽80.0m。

  为充分体现本工程造福人民并与地域文化融为一体的水文化特点,立交地涵上下游分别建设高31.9米,7层塔式仿古建筑,用悬索桥连接,桥头堡内部设有观光电梯。登塔远眺,北边是历史悠久的古城淮安,南边是气势宏伟的运南闸群,入海水道与灌溉总渠犹如两条长龙横贯东西。已成为淮安地区别具特色的人文景观和休闲场所,为古城淮安增添新的亮点,是大运河上的一颗灿烂明珠。

  1991年江淮大水后,人们重新认识了淮河洪水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中央召开治淮治太会议,开辟淮河入海水道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包含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在内的淮河入海水道工程于1998年10月开始建设,1999年10月全面动工,2003年6月28日实现全线通水,并在2003年和2007年淮河两次暴发的大洪水中及时发挥了显著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环境效益。

  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具有浓厚的水文化特色。近年来,工程的管理方立足水工程、做大水文章,使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成为了水利行业内外一个标志性的水利工程名片,成为水文化与水工程有机融合的典型作品。

兴修背景

  人们说起淮河入海水道,有着许多酸甜苦辣的故事。淮河本是一条尾闾通畅的大河,曾有“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赞美。1194年,黄河在河南省阳武决口夺淮,滚滚激流奔腾而下,侵夺了淮河下游的入海水道。从1194年淮河夺淮后到新中国成立前夕,江苏淮河流域已成为“大雨大灾,小雨水灾,无雨旱灾”,持续不断,极端贫困的“穷灾窝”。历朝历代,治淮呼声不断,主张异彩纷呈。因受各种条件限制,纸上谈兵多,付诸实施少。

  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北徙后,苏北山阳(今淮安)绅士丁显于清同治五年发表《黄河北徙应复淮水故道有利无害论》一文,首倡“浚复淮水故道”。清光绪九年,两江总督左宗棠,要求清政府拿出淮北盐税全数收入,用于“复淮”工程,奏请“开掘旧黄河中泓,引淮河水入海”;“循独行入海之旧”。清光绪三十二年,清末状元张謇目睹苏北水灾严重,写了一篇《复淮浚河标本兼治》的建议。并在1911-1922年组织了对淮河流域为期10年的测量,是淮河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测量,为治淮作准备。辛亥革命后,孙中山先生除旧布新,在1918年《建国方略》中,具体描述了治淮的步骤与轮廊,提出了“修浚淮河,为中国今日刻不容缓之问题。”主张开辟淮河入海水道。1950年10月,周恩来总理主持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会议,作出了《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提出了“蓄泄兼筹,以达根治之目的”的治淮方针。决定指出:“下游开辟入海水道,以利宣泄;同时巩固运河堤防,以策安全。洪泽湖仍作为中、下游调节水量之用。”这是中央治理淮河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

  1991年江淮大水后,人们重新认识了淮河洪水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中央召开治淮治太会议,开辟淮河入海水道再一次被提上了议事日程,明确“九五”期间建设淮河入海水道,使洪泽湖大堤达到百年一遇的防洪标准。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和江苏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淮河入海水道于1998年10月动工兴建,2003年6月实现全线通水,并在2003年和2007年淮河两次暴发的大洪水中及时发挥了显著的效益,谱写了新中国治淮历史的新篇章,树立了新世纪新阶段治淮征程中新的里程碑。

文化阐述

  大运河立交工程位于淮安水利枢纽内,坐拥淮河、长江、运河三大黄金水源,水网交错纵横。大运河立交工程文化基因亦植根于淮安水利枢纽水文化之中,各类水文化在这里交汇贯通,大河文化与地方丰厚的历史文化,水利工程物态文化与宜居的生态文化相互交集。

  1.大河文化

  这里水系纵横,京杭运河、苏北灌溉总渠、淮河入海水道,一纵两横;长江水、淮河水、运河水,交汇贯通。

  (1)与运河相关的漕文化

  历史寄予了京杭运河以极其丰富的文化内涵。京杭大运河是中国、也是世界上最长的古代运河。北起北京,南至杭州,流经天津、河北、山东、江苏和浙江四省二市,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五大水系。

  京航运河分数段,而淮安水利枢纽所处运河段最早可以追溯至春秋末年,位于太湖流域的吴王夫差为了与中原的晋国争霸,于前486年修筑邗城(今扬州附近),作为北上据点,并在城下开凿运河到末口(今淮安市楚州区城北),这条运河被后世称为“邗沟”,这也是大运河中最早“有确切纪年”的一段河道。后经历代变迁,整治、拓宽、加深,元朝时形成现在的里运河。新中国成立后拓宽取直,形成现在的规模。

  与运河紧密相关的便是“漕文化”。“漕”就是漕运,漕运是中国历史上一项重要的经济制度,旧时指国家从水道运输粮食,供应京城或接济军需。漕运在中国历史上形成过一套较完整的制度,并有相应的一套管理系统。远在秦汉时代,中国史书就已经有了关于漕运的记载。明、清两代,更在淮安府城(淮安水利枢纽所在地楚州区)中心专门设立漕运总督和下属庞大的机构,负责漕运事宜。在海运和现代陆路交通兴起以前,京杭大运河的货物运输量一般占到全国的3/4。即使在道路运输高速发展的今天,站在淮安水利枢纽地标性建筑——淮河入海水道立交地涵双塔之上,俯瞰运河,依然是舟行如织,南来北往的货船排着长长的队伍,好一派繁忙景象。

  (2)与淮河相关的治水文化

  大运河立交工程地处淮河下游,工程所在的淮安水利枢纽因治淮而肇始,亦因治淮而发展壮大。在淮河下游四大通道中,这里独占两条——苏北灌溉总渠及淮河入海水道。

  淮安这个在12世纪末以前还是“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富庶之地,从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黄河南侵,到清咸丰五年(1855),“河决阳武故堤,灌封丘而东”(《黄河水利志述要》第五章),在黄河北决的约700年里,淮安成为洪水灾害最严重的地方。在明清两代潘季驯、靳辅与陈潢的不懈努力下,淮河支流泗水入淮口——泗口,逐步演变为黄、淮、运交汇的清口水利枢纽。1855年黄河北徙,留下了黄河故道,清口水利枢纽也废弃了。从河流交汇的意义上说,淮安水利枢纽与清口有着治水历史传承的关系。不同的是由于科学技术的原因,古代黄河、淮河、大运河三者是平交,现代淮河与大运河是立交。

  (3)与南水北调的跨流域调水文化

  南水北调东线输水河道大运河穿立交工程而过,工程不远处就是南水北调淮安一、二、三、四站。

  “南水北调”的核心就是“调水”,“调水”是优化水资源配置,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举措。“调水”从来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古今中外亦有。秦朝的郑国渠就是调水的杰作。郑国渠引泾河水灌溉缺水的关中,使关中一跃成为全国最富庶的地区。渠修成后,“于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为秦始皇最终统一中国做好了物质上的准备!

  2.与水结缘的地方文化

  大运河立交所在地淮安区是一块浮在水上的热土。在这座以水为魂的古城,人们以水为亲,血脉相通。淮安区地处淮河下游,江淮和黄淮两大平原交界处,地势平坦,由西向东南坡降,大小沟渠纵横成网,大运河、里运河、废黄河、盐河、苏北灌溉总渠、淮河入海水道穿境而过。

  战国时期,淮安曾为楚国领地,名楚州,是今天淮安区(原楚州区)名称之由来。淮安水利枢纽工作桥两侧塔架建筑则采用了战国时期的建筑元素,融入了楚国地域文化,从水工建筑物外观可体现其地域性。

  楚州与水有缘,从诸多地名也可见端倪,如顺河、施河、上河、溪河、泾口、流均等。而城市中心的地标性建筑——镇淮楼,更昭示着这座城市与淮河的恩恩怨怨。而淮安依托运河,长期是郡、州、路、府的治所,物产丰富,漕运发达,商贾云集,经济繁荣,曾与运河沿线的扬州、苏州、杭州并称为“四大都市”,并享有“壮丽东南第一州”之誉。

  楚州是全国四大菜系之一的淮扬菜系的发源地,诸多名菜名点也与水千丝万缕。如软兜长鱼、天妃宫蒲菜等原料都可谓为水产,而文楼汤包、平桥豆腐、钦工肉丸等则以汤汁水嫩、爽滑润口为特色。

  3.水利工程物态文化

  大运河立交所在的淮安水利枢纽工程林立,数量繁多,种类齐全、功能各异。在5000亩的范围内,建有涵闸、大型电力抽水站、船闸、水电站等20余座水工建筑物,这样的密度,国内仅有,世界罕见,犹如一座水利工程博物馆。

  大运河立交工程作为淮安水利枢纽的代表工程,其规模之大,位于亚洲之首位。其位于上部、南北向的大运河与位于下部、东西向的入海水道十字交叉,航船与洪水各行其道,互不干扰。见惯了公路立交,再看一看水立交,感受一下现代水利工程的魅力。

  与大运河立交工程毗邻的淮安抽水站区还利用工程加固改造机遇,将改造淘汰的水泵和闸门陈列科普,建成水泵广场和闸门广场,实境科普水工程,将原来的水利功能转变为文化功能,继续讲述着水利故事。

  近年来,作为水利科普的重要场所,它吸引了众多中小学以及高校的学生前来参观学习。

水文化建设情况

  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位于入海水道与京杭大运河交汇处,是淮河入海水道工程的第二级控制工程。该工程是亚洲同类工程规模最大且极具特色的上槽下洞的水上立交工程,其作用是满足入海水道泄洪和京杭运河通航,用于入海水道行洪的下部涵洞近期按泄洪流量2270m3/s。

  工程建成以来,工程的管理方江苏省淮河入海水道工程管理处在管好、用好工程,充分发挥工程应有效益的同时,立足水工程,做大水文章,使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成为了水利行业内外一个标志性的水利工程名片,成为水文化与水工程有机融合的典型作品。也吸引了各级领导、专家学者、游客及大中小学生前来到访参观。

  在工程文化建设方面,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主要通过六个方面实现了工程与文化的有机融合:

  一是立足工程做宣传

  文化是扎根在实体之上的,是在实践活动或者各式作品基础上开出的花、结出的果。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就是水利人的一个精美作品。就工程而言,它是淮河入海水道工程建设的一部分。入海水道近期工程设计行洪流量2270立方米每秒,与入江水道、苏北灌溉总渠、分淮入沂等工程一起,将洪泽湖及淮河下游地区的防洪标准由5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为淮河下游地区2000多万人口和3000万亩耕地提供防洪安全保障。同时,待淮河入海水道二期工程实施后,其航运等效益也将凸现。它西接淮河干流,东连黄海,与通榆河、京杭运河、长江以及苏北腹地水系相沟通,形成苏北、江苏乃至更大范围的水系网络,有效地加强了区域的经济联系。二期工程完成后,就可以实现“一根扁担挑两个花篮”。一头是大海,一头是洪泽湖,海港开发、洪泽湖利用、交通航运、旅游景点、沿线经济带的发展,都能相机跟上。

  淮河入海水道工程建设是一件吸睛无数的大事件,它寓意着淮河入海为安的千年梦想得以实现,同时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最大的单项水利工程,在建设者们的努力下,工程先后获得了大禹奖、鲁班奖、詹天佑奖,在展现水利工程建设水平、弘扬水利工程建设文化方面具有代表性的意义。工程建设以来,吸引着全国水利工作者前来参观学习交流,在传承和交流水文化工作中承担着使者的作用。

  就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自身而言,其上槽下洞结构也是亚洲同类工程规模最大且极具特色的。远观大运河立交工程,它就是一副精美的建筑设计作品。工程配套建设的淮河安澜塔,具有浓厚的汉唐风格。它位于淮河入海水道与大运河立体交叉的古运河上,塔高31.9米,共7层,是江苏最高的一座水工建筑物。登上安澜塔,看水网纵横、船如长龙。往北眺望与安澜塔南北相望的镇淮楼,新旧两座与治淮历史紧紧相连的两座建筑映衬着治淮的过去与现在,失败与成功。镇淮楼是斑驳旧梦,而安澜塔开启新篇。

  二是立足区域抓科普

  大运河立交工程坐落在风景如画的淮安水利枢纽风景区内,是景区内最有代表性的水工建筑。淮安水利枢纽具有三大特点:一是工程林立、数量繁多。在5000多亩范围内,建有27座水工建筑物。二是种类齐全、功能各异。有节制闸、抽水站、水立交、水电站、船闸等,犹如一座水利工程博物馆。三是水系复杂,泾渭分明。江淮之水在这里重新分配后,通过淮安水利枢纽的控制调度,可使长江、淮河、大运河、灌溉总渠、洪泽湖、白马湖、宝应湖的水源互济互调。以上三个特点决定了淮安水利枢纽是绝好的水利科普场所,因此每年也吸引着许多水利院校的学生前来学习实践,了解闸站涵的特点异同。不懂水利的人来到大运河立交通过实地观察与讲解,也可以学习到不仅在交通上有着立交枢纽,在水利上也存在着水上立交等知识。

  三是立足环境抓生态

  在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的建设管理过程中,建设管理者以建设精品工程的理念为指导,把工程建设管理与环境景观建设结合起来,实现一座工程一处景点的目标。建设管理者以淮河入海水道立交工程为中心坐标,建设了淮河微缩景观、亲水平台与长廊等一系列带有浓厚水文化气息的特色景点。2004年7月,以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为标准性景点的淮安水利枢纽被评为国家水利风景区。来到淮安水利枢纽,你将看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都是那么别致、精致。工程造型,风格迥异。特色景点,引人入胜。赏心亭、观景台、微缩景观、曲廊绣塔,檐牙斗角,飞阁流丹。曲径通幽处,竹影摇曳,兰叶吐翠,鸟语萦怀。千百公顷辽阔的水面映带左右,茂密的雪松、香樟掩映其中。以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为代表的淮安水利枢纽既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治淮工程的缩影,也是人水和谐的大公园。

  四是立足地方促融合

  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位于全国历史文化名城淮安南郊。近年来,大运河立交工程管理者们通过把工程水文化置于地方水文化大餐的盘子中,通过与地方文化的有机融合,使之成为水文化大餐中的特色餐点、精致餐点,并逐渐通过地方旅游推介增大了知名度影响力。

  淮安地处淮河下游,京杭大运河南北贯穿境内。它临黄海之滨,会徐扬之盛,襟吴带楚,绾毂南北,历史悠久,名人荟萃。淮安古城因水而兴,境内黄、淮、运三水交汇,洪泽湖、白马湖、高邮湖、宝应湖等湖泊镶嵌其间,水网密布、河湖众多,明清时期即为水运交通“咽喉”,是当时我国重要的漕运枢纽、盐运要冲,古有“淮上江南”“壮丽东南第一州”的美誉,与杭州、苏州、扬州并称运河沿线的“四大都市”。

  因为水资源丰富,近年来,淮安地区大力发展水利旅游项目,开辟了里运河文化长廊、“康熙运河水上游”“洪泽湖水上风情游”“淮河风光游”“古黄河生态游”等一系列旅游项目。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搭上地方大力发展旅游事业的契机,通过自我完善水文化相关设施,吸引游客到来。淮安市也将大运河立交作为淮安市古运河旅游风光带的南起点,打包进地方旅游的整个体系之中。现在,淮河大运河立交已成为淮安地区别具特色的人文景观和休闲场所。

  五是立足现实追历史

  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工程寄托的是沉重的治淮梦。人们说起淮河入海水道,有着许多酸甜苦辣的故事。淮河本是一条尾闾通畅的大河。曾有“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赞美。1194年,黄河在河南省阳武决口夺淮,侵夺了淮河下游的入海通道。黄水带来的大量泥沙,年复一年的沉积。明清两代,实施“蓄清刷黄济运”的治水方针,大筑高家堰(洪泽湖大堤),致使洪泽湖水位不断抬高,在此以后洪泽湖每逢上游来水与下游排泄发生矛盾时,常迫使堤防溃决,造成下游毁灭性的灾难。到新中国成立前夕,江苏淮河流域已成为“大雨大灾,小雨水灾,无雨旱灾”,持续不断,极端贫困的“穷灾窝”。历朝历代,治淮呼声不断,主张异彩纷呈。因受各种条件限制,纸上谈兵多,付诸实施少。

  清咸丰五年黄河北徙后,山阳绅士丁显《黄河北徙应复淮水故道有利无害论》一文,首倡“浚复淮水故道”。清光绪九年,两江总督左宗棠,要求清政府拿出淮北盐税全数收入,用于“复淮”工程。清光绪三十二年,清末状元张謇目睹苏北水灾严重,写了《复淮浚河标本兼治》建议。并在1911年至1922年组织了对淮河流域为期10年的测量,为治淮作准备。辛亥革命后,孙中山先生除旧布新,在1918年《建国方略》中,提出“修浚淮河,为中国今日刻不容缓之问题。”主张开辟淮河入海水道。1950年10月14日,周恩来总理主持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会议,作出了《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提出了“蓄泄兼筹,以达根治之目的”的治淮方针。决定指出:“下游开辟入海水道,以利宣泄。”这是中央治理淮河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开辟淮河入海水道,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历程。从议论到规划,从规划到论证,从论证到实施,前后经历了近半个世纪。1991年江淮大水后,人们重新认识了淮河洪水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中央召开治淮治太会议,开辟淮河入海水道再一次被提上了议事日程。1998年10月淮河入海水道开始试挖,1999年10月全面动工,2003年6月28日实现全线通水,并在2003年和2007年淮河两次暴发的大洪水中及时发挥了显著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环境效益。

  六是立足文化抓传承

  为展现艰辛的治淮历程,本着以史为鉴、继往开来的思想,在淮河入海水道大运河立交建成后,工程的管理方配套建设了淮河安澜展示馆,把水文化科普出去、传承下去。

  淮河是淮河流域人民的母亲河。淮河儿女与水打交道的历史,从文化角度认识,先后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新中国成立前是“无能为力”“力不从心”的阶段。在滔滔洪水或赤地千里的面前,只能逃难或死亡。第二阶段,新中国成立后,是“改造自然”“适应自然”的阶段,兴修水利工程,尽量管住水、利用水。第三阶段,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新阶段,即“人水和谐”“互为依存”的阶段,对水进行更科学、更合理的开发利用,做到可持续发展。淮河入海水道工程的建设,是第三阶段与水打交道的一个重要标志。它承载着悠久治水历史的丰富内涵,表达着中华水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开拓着水文化的创新和未来,内容丰富多彩,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水文化的发展将不断提升水利人的品位和精神境界。研究水文化,对于我们认识水、治理水、利用水、观赏水、保护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于是淮河安澜展示馆开始兴建。

  淮河安澜展示馆是江苏唯一一个以治淮为主题的水利展馆,展馆主要包含3个部分,即历史淮河、现在淮河和未来淮河。通过淮河流域历史传说的描述、部分文物的展示,能综合地反映出淮河随着历史和时代的变迁,由戕害生灵,放荡不羁,到驯服安澜,兴利于民的演变和治理过程,歌颂了解放后党和政府带领淮河儿女治理淮河的伟大壮举。通过展示淮河流域的水系分布情况,体现出治理淮河任重而道远;同时用高科技的手段集中展示江苏境内淮河流域水利工程的控制运用,向人们传递一个信息——实现水利现代化是实现现代文明的必由之路。作为水利专业展馆,具有非常鲜明的特色。把历史用现代手段展示出来,既闪现亮点,又体现出以史为鉴,昭示后人的展示目的。

工程照片

大运河立交

 

大运河立交

 

大运河立交近景

 

大运河立交下游

 

国家级水利风景区淮安枢纽

 

淮安水利枢纽

 

立交

 

立交

 

立交夕照

 

鸟瞰大运河立交

 

雾中索桥

 

 

视频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