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水利系统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坚决做到“不添乱、多出力、作贡献”, 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水利改革发展, 突出抓好水利工程复工复产,为保障城乡供水安全、满足春耕生产用水需求、打赢疫情防控总体战提供了有力的水利支撑。 为更好地宣传水利抗疫故事,展现水利干部职工抗疫风采,凝聚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抗击疫情的强大力量,水利部文明办、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联合主办“水利抗疫故事”主题作品征集活动。

一个武汉伢的封城记“疫”

  来源:长江委水文局机关党委   作者:郑力

    我是一个吃热干面、喝长江水长大的,地地道道的武汉伢,同时也是一个经历过98年特大洪水、03年抗击“非典”的90后长江水文子弟。对于所有武汉人而言,江城,是一座勇于面对困难,并不断战胜困难的城市,而对我而言,更是家乡和羁绊。

  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封城记“疫”,也希望它能够永远定格在2020年的初春,让那些人与事成为我们共同的记忆。

  蜗居

  “封城”以来,这座城市好像按下了暂停键,热闹与喧嚣仿如昨日,解放大道上不再有平时的车水马龙,偶有路人拎着购物袋快步走过,厚厚的口罩掩盖不住匆匆行色,二七路上的大排档的霓虹灯、武广国广的广告牌依然闪烁,却没有了熙熙攘攘的吃货和游客……

  “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消息:为全力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切断病毒传播途径,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自1月23日10时期,武汉市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消息一出,顿时被朋友圈疯狂刷屏,九省通衢的武汉,竟然“封城”了。

  “老头,年饭要不要取消啊?这外面好黑人(吓人)啊。”

  “那还谈?酒店已经打电话来主动取消鸟。儿子你么带外头跑啊,口罩戴好,今年就带屋滴(在家里)过年吧!”

  这个年,注定没有那么多欢声笑语。除夕,是封城的第一天,大年夜本是家人团聚、欢聚一堂的时刻,鼠年春晚虽然播着,手机里不断发来的各种新闻却让人乐观不起来。大家好像意识到了,武汉的这场“战疫”,已然打响。

  不过,作为一名普通老百姓,对疫情防控最大的贡献就是坚守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于是,我也和很多武汉伢一样,家里蹲、床上躺、葛优瘫,过起了曾经“梦寐以求”的“有wifi不停电,吃喝管够小半年”的日子。然而在家呆了没几天,就感叹自己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少年,而且变化还挺大:在社区微信群里和街坊邻居们讨论如何团购蔬菜、和大爷大妈研究怎么用简单的食材烹饪佳肴,还不时把自己做的菜发到群里让大家饱饱眼福……就这样,活活把我这个只会用外卖软件的“后浪”洗礼成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居家好手。因为疫情,我与本来只有几面之缘的邻居成为了患难与共的朋友,足不出户,也能得到邻里的守望相助。当时的我们,还不知道武汉将会面临多大的考验和挑战,但是在平凡日子里的每一个武汉人,都扛起了对待家人、对待社会的责任。

  不知不觉,头一个月掐着指头算过去了,除了每天居家办公的工作时间外,基本都是在忙着解决吃喝拉撒睡的问题,神经也变得极其脆弱和敏感。外面的世界虽然很大很精彩,但我不敢去看看,蜗居在家,虽然无所事事,但生命安全是有保障的。每每看到新闻里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抑或是因为疫情痛失家人的照片和视频时,都会痛心难受。为了缓解情绪,我在家把曾经看过的喜剧片又看一遍,因为我知道它的剧终是happy ending,我能够不那么难受。然而我错了,当我第二天看到那些文章和报道时,情感瞬间崩溃,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战“疫”

  2月23日下午,一则手机消息再次令我泪流满面:武汉市协和江北医院医生夏思思因感染新冠肺炎,经抢救无效殉职,年仅29岁。年轻的她,始终坚守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没有丝毫退却,直到病倒都希望治愈后能够重返一线。最让人痛心的是,她是我母校的同级校友,这位“最美逆行者”的事迹为我灌注了抗击疫情的英雄情怀。

  在疫情发生后,响应上级号召,我所工作的单位长江委水文局成立了多支志愿服务队,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工作。我立即报名,参加了长江委社区防疫志愿服务队。按照组织安排,我和水文中游局魏猛参与长江委酒宝荡小区防疫值守。

  酒宝荡社区里,有不少委内退休职工和外来租住人员。中青年会用微信,吃喝还算富余,但一些老年人不会使用微信团菜,手机不支持线上支付,的确给他们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为了解决他们的饮食之忧,长江委机关服务局和社区网格员多次组织团购爱心菜,我和同伴们则挨个楼栋通知老人下楼拿菜,现金支付即可。

  长江委自管小区防疫值守期间,为敬老院行动不便的老人运送生活物品

  当时,酒宝荡小区的居民已经封闭了近一个月,年轻人远程办公、刷刷抖音、玩玩游戏,一天也就过去了,老爷爷老奶奶不下楼溜溜弯,不找人咵(聊)哈天,是真没啥事干了。有几位老同志,我和魏猛已经认熟了,为了他们的安全,每次遇见他们下来,就耐心地给他们讲讲现在的疫情态势和小区外的风险,“耸人听闻”一下,将他们劝回家。

  在疫情管控最严格的时期,出入酒宝荡小区的还有一群人,他们早出晚归,经常顶着黑眼圈,眼里充满了血丝。他们有的是长江委长江医院的医护人员,有的是在其他社区工作的下沉干部及志愿者。他们和夏思思一样,是最美的逆行者,是守护江城的英雄。

  守候

  时至2月底,委里按照省委组织部要求成立支援武汉市工作组,我和同是长江委社区防疫值守工作队成员的水文中游局熊尹被抽调过去支援,到武汉市江岸区花桥街道值守。

  我所值守的武汉市江岸区花桥街道育才社区

  4月上旬,在长江委支援武汉市工作组所有成员的共同努力下,各值守点都已成为了“无疫情小区”。一个多月以来,我和战友们在花桥街道的4个社区轮流值守,负责人员登记、测量体温、宣传劝导、代购服务等工作,尽职尽责做好“守门员”。

  每天下午,刚刚放下手里的盒饭,就迎来了社区人口流动高峰,这也是我们最为忙碌的时候。下班回家的、买菜回来的、送快递外卖的、团购拿菜的,为了确保安全,我们隔着口罩大声招呼着,让大家保持距离,有序进出。这也是我们每日工作的缩影。

  花桥街道防疫值守期间,扶救因中风突然晕厥在马路中间的老人

  在下沉活动行将结束的时候,我特意找了找那只每天准点在我们值守点蹭饭的橘黄色流浪猫,想再摸摸它,和它道个别。记得两个多月前,它还蜷缩在大门旁,饿得奄奄一息,是育才社区第七网格员刘黎黎送来猫粮和水,它一口气吃了大半碗。喜欢小动物的刘黎黎托付我们,她搞社区团购和送菜太忙了,没空照顾,请我们一定照顾好它。

  寻它不见,却有些高兴。随着疫情形势变化和复工复产复市,城市已经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我坚信,猫咪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

  在这段难忘的封城记“疫”里,我与无数平凡的“九头鸟”一起,用高高低低的肩头,扛起了这座城市的脊梁。我们没人是英雄,因为在瘟疫面前,我们也是平凡的大多数,我们也很害怕。但是身在英雄的城市,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英雄,因为我们用自己的意志、责任、担当、行动守护了家园,保卫了大武汉。

  岁月静好,让我们再次相聚在樱花飞舞的武汉大学,让我们再次穿梭在热闹的吉庆街户部巷,让我们再次在“一秒入冬”时穿上秋裤,让我们再次在年夜饭桌前举起酒杯!

  勒里是武汉!勒里,就是武汉!

  长江委支援武汉市工作组成员在完成任务后,在大院合影留念

京ICP备14010557   主办:水利部直属机关党委网站   联系电话:010-63202926
政府网站标识码: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